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正文 【我的极品老婆】(8)(1 / 2)



【第八章绑架受辱】

上次与老公东东在大哥家瞒着东东被家人暴操后,艳红就有些上瘾了,感觉

被家人三通,强制内射,都感到特别的刺激,所以过不了几天她就很想再次被家

人暴操。

这天早上,见老公东东在工地上班,她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要去他

家,说很怀念被他们暴操的情景,大哥听了当然很高兴了,叫她马上回家,说他

与两个小兔崽子在家等她。

挂了手机后,艳红就立马换上衣服从家里出来。

今天她上穿一件粉色无袖修腰T恤上衣,袒露出两条莲藕般白皙的玉臂,修

腰上衣把她胸部的两只乳房撑的特别高耸,下穿一条紧身豹纹长裤,也把她那整

个翘臀和两条修长匀称的玉腿形状呈现的淋漓尽致,脚上穿着一双玉晶色高跟凉

鞋,随着她的走动,性感的两瓣翘臀也随着一左一右的晃动起来,好像在引诱着

那些意志力差的男人们。

高挑魔鬼般的身材配上一张漂亮瓜子脸型,端庄优雅中又隐隐透露出一种娇

艳的美。

稍带棕色的秀发过肩而下,白皙稍带娴熟的瓜子脸面孔,细长的柳眉,高挺

的琼瑶鼻子,两片性感的薄薄红唇,令男人看了都有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艳红来到大哥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大哥与两个小兔崽子看见艳红这样的

穿着打扮,裤裆里面的鸡巴早已经翘起来了,他们的两只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艳

红那前凸后翘,高挑魔鬼般的身材看。

就在二楼的客厅里大哥和两个小兔崽子就把艳红按在沙发上脱她的衣服,艳

红也是半推半就,身上的衣转眼间就被他们脱了个精光,瞬时艳红那迷人的裸体

就暴露了出来,全身的肌肤如疑脂般白嫩,胸部的两只乳房白嫩而富有弹性,两

腿间的骚逼上面是一丛乌黑的阴毛,两条修长匀称的玉腿特别的美。

「哇塞……小姑的骚逼已经湿漉漉了……」

小双突然兴奋的喊叫了起来,因为他的手指正摸在艳红两腿间的骚逼上面。

大哥边与艳红接吻,边用两只魔爪边握住她胸部的奶子使劲的揉搓着。

而大双在抚摸着艳红的两条美腿。

「三老公……还不是你给乱摸的呀……小姑骚逼里才会流出这么多的水呢…

…」

艳红早已经被他们弄得欲火焚身了,玉面微红,双眼含春,翘起嘴巴娇滴滴

的说。

哀姐正从菜市场买菜回来,来到二楼一看,瞬时就连她也羞涩的满脸通红起

来。

因为客厅里的淫荡场面真的是不堪入目,只见艳红赤裸裸的跪趴在大伟的身

上,骚逼里面被大伟的大鸡巴使劲的抽插着,胸部的两只白嫩的美乳也被大伟的

双手抓住揉捏着。

而大双却跪趴在艳红的翘臀上,胯间的大鸡巴也在她的屁眼里面勐操着。

小双站在沙发前,把胯间的大鸡巴插在艳红的嘴巴里面,也是挻动着屁股用

大鸡巴操着她的嘴巴。

由于嘴巴被大鸡巴抽插着,所以艳红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急促的唔唔声音。

「天哪,艳红,你比大嫂还疯狂啊……」

哀姐来到他们的身边目瞪口呆的说了一句。

「大嫂,快来帮我……」

艳红见到哀姐,急忙吐出口中的鸡巴娇喘着对她说。

「艳红,同时被三根大鸡巴操着,很舒爽吧,你们慢慢玩,我去楼下做午饭

给你们吃,咯咯……」

哀姐说着就娇笑着去楼下做午饭了。

艳红还想对哀姐说什么,但是嘴巴里又被大双的鸡巴给塞入了,只能发出唔

唔的声音。

就这样被大哥和两个小兔崽子操到中午,他们才把各自的精液射入艳红的口

中,屁股和骚逼里面。

兴奋的艳红差点晕过去了。

艳红浑身无力的从他们的身上爬下来,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卫生间洗了个澡

后,身体才有些恢复过来,穿上衣服后,准备吃完饭就回家。

但是在吃午饭的时侯,哀姐要她一起去陪借高利贷的三哥他们。

高潮后的艳红也已经恢复了理智,死活不同意去。

哀姐正却说不了艳红的时侯,就见三哥带着七哥他们闯入了她的家里,强行

把哀姐和艳红拉到车里被带走了。

艳红吓得魂不守舍,在车里拼命的挣扎抗议着,但是三哥他们个个长得高大

粗壮,被他们抓住根本不可能会挣脱出来的。

「三哥,这娘们长得真不赖,太漂亮了,嘿嘿……」

五哥淫笑着对三哥说。

「妈的,这么高桃的身材老子还是见到呢,嘿嘿……」

七哥也色迷迷的说。

「今天能操这个漂亮的骚逼,老子就是立马去死也乐意啊……」

九哥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艳红看,边色色的说。

「我操,袁姐这骚货说的果真没错,大伟的妹妹长得真是太漂亮了,哈哈…

…」

三哥见艳红那魔鬼般高挑身材和那一张漂亮的瓜子脸型,兴奋的他哈哈大笑

的对三个手下说。

「大哥……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艳红双手被胶带缠绕着,早已吓得脸色发青了,苦苦哀求他们。

「妈的,放过你?你他妈的说得倒轻松,你知道你大哥还欠我多少钱吗?他

与你大嫂早已经把你抵押给老子了,你今天要是不听话,可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三哥凶巴巴的对艳红说。

艳红听了倒吸了一口冷气,知道今天是逃不过去了,但她还是抗议着:「大

哥,是我大哥欠你的钱,你抓我做什么?快放了我!」

「你这个骚逼,刚才我三哥说话你难道没听见吗?你大哥已经把你抵押给我

们了,臭娘们,真不知好歹!」

五哥边说边伸手隔着衣服在艳红胸部那高高隆起的乳房狠狠的抓了一把。

「啊……疼……求你们别这样对我好吗?」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艳红的乳房被他的手掌抓的非常的疼痛,满脸痛苦的向他们求饶着。

「嘿嘿,这脸蛋怎么长得这么漂亮呢?又嫩又滑……」

挨着艳红坐的七哥边淫笑着对艳红说,边伸手在她漂亮白嫩的脸蛋上摸了一

把。

「啊……把你的脏手拿开……不许你碰我……」

艳红边愤怒的说,边把脸甩向一边。

「呵呵……这娘们还挻有个性的,老子就喜欢像这种烈性的娘们,玩起来才

会舒服……哈哈……」

三哥见了高兴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

五哥七哥九哥听了都异口同声的淫笑了起来。

艳红被他们调戏的又愤怒又羞涩,真想找地缝钻进去算了。

哀姐的双手也是被胶带缠绕着,而且她的嘴巴也被胶带贴住了,根本说不出

话来,眼光光的见艳红被他们戏弄着,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可能是她出卖了艳红

的原因,感到对她很愧疚,所以就把脸扭向一边,不敢正视艳红,心里一直在说

对不起,对不起!「三哥,你别看这娘们这么烈性,没准现在她的骚逼都已经流

出很多淫水了,哈哈……」

五哥淫笑着说。

「我操,老五,你这话说的老子爱听,大部分烈女都是假正真,操逼的时候

都比那些看上去很放荡的女人还要浪,哈哈……」

三哥说着就讪笑了起来。

艳红听了羞涩的满脸通红,这些挨千刀的混蛋都是畜牲,又羞又愤怒的对他

们说:「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不得好死!」

「哈哈……有你这样漂亮的娘们让我们操你的骚逼,我们不得好死又算得了

什么呢?哈哈……」

老七开怀大笑的对她说。

「你……你们太无耻了……」

艳红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哈哈哈哈……」

四个长相粗壮的男人见艳红生气的模样,都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艳红被他们戏弄的又羞涩又愤恨,想不到自己会落入这些畜牲们的手中。

「老五,咱们押钱呗!」

七哥说。

「咋押?」

五哥问。

「咱们就赌这娘们的阴毛是多还是少?谁押对了就算赢,怎么样?」

七哥说。

「哈哈哈……好主意,太好玩了,老子也参加……」

三哥听了也高兴的对他们说。

「老九,你呢,参加不?」

七哥问老九。

「我操,三哥都参加了,我怎么可能不参加呢……」

九哥摸了摸他的光头说。

「你们……你们……全都是畜牲……」

艳红听了羞涩的满脸通红,非常愤怒的骂着他们,这分明是在赤裸裸的侮辱

她的人格。

「哈哈哈……」

艳红越生气,他们就越开心。

「三哥,你先开始猜吧,嘿嘿……」

「好,那就老子先猜,哈哈……」

三哥边说边仔细的看着艳红:「这娘们长得一张漂亮的瓜子脸型……娴雅中

带着一种特有的气质……身材高挑……我想……我想她的逼毛不是很多的……」

艳红听了就更加羞涩的无地自容了,两只美目狠狠的瞪了三哥一眼:「你这

畜牲,快给我闭嘴!」

「啊呀,三哥,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这娘们的逼毛到底多还是少

啊?」

五哥见三哥半天也没有说出来,就有些不耐烦的对他说。

「一般身材高挑的女人逼毛都很少的,那……那我还是猜少吧,哈哈……」

三哥终于下定决心了,然后问九哥:「老九,你猜吧!」

「俺没话说,跟着三哥就是了,也猜这娘们的逼毛少就是了!」

老九是个性格直爽的人。

「那我就猜这娘们的逼毛多吧……」

五哥看了看艳红的两腿间也下定了决心。

「美女,你就告诉我呗,你的逼毛到底多还是少呢?」

剩下的老九很狡猾,居然问起艳红来了。

「你……你们太无耻了……畜牲……」

艳红听了狠狠的骂了他一句。

「老九,这娘们怎么可能会告诉你呢,哈哈……你快猜吧……」

三哥开怀大笑的对他说。

「美女,你不告诉我也行,那我就扒开你裤子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嘿嘿…

…」

老九还不死心的边对艳红说,边伸手想扒艳红的紧身豹纹裤子。

「啊……不要……别啊……求你了……天哪……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求求你别扒我的裤子啊……」

艳红一见,边惊慌失措的说,边使劲的挣扎着,两只被胶带捆在一起的手使

劲的按住九哥想扒她紧身豹纹裤子的手。

「老九,够了!」

三哥一见就喊住了他:「你把她裤子扒了,这不成了出老千了吗?」

「那我就猜她的逼毛多吧,因为一般烈性的女人逼毛都会特别多的,哈哈…

…」

老九放弃了扒艳红的裤子说。

「好了,等到了咱们的茶房,一切就会明白了,哈哈……」

三哥大笑着说。

把艳红的逼毛当他们赌博的工具,些时艳红那羞涩和愤恨的心理是无法用语

言来形容的。

十几分钟后,车子在邻村三哥的四层小洋楼茶房前面停了下来,他们把艳红

和哀姐押下了车。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艳红边强烈的扭动着她那就挑的身体挣扎着,边害怕的喊叫着。

很快,姑嫂俩就被他们押到了三楼,这是一个装修的像KTV包厢似的,专

门供三哥与他的兄弟们吃喝玩乐的地方。

他们要求艳红与哀姐坐在沙发上后,然后就威胁她们:「你们如果不老实点

,不听话,嘿嘿……后果你们自己知道的!」

「大哥,我老实,我听话,你就别为难艳红了好吗?」

哀姐可能良心发现,居然帮艳红说话。

「嘿嘿……来到我们这样里,那也由不得你们了!」

三哥一脸阴沉的说。

「你们……你们到底想干嘛?」

艳红被押到这个像KTV似的大房间里,就已经开始害怕了起来,因为她想

起上次在KTV被八个男人强奸的事,所以显得特别的紧张害怕。

「美女,其实也没什么,只要你听话,我们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要不……

嘿嘿……」

三哥连哄带威胁的对艳红说。

「那……那你到底要我们怎么样啊?」

艳红非常害怕的说。

「很间单,只要你们在我们的面前跳个艳舞就可以了……」

「那还不简单,你快把我解开,我马上就给你们跳一个就是了!」

艳红听了瞬时就欣喜了起来,因为在娱乐城上班学过跳舞的。

「好啊!」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三哥很痛快的说,然后对五哥使了个眼色。

五哥就拿出一件黑色情趣吊带丝网衣递到艳红的面前说:「但是的要换上这

件丝网衣在我们的面前跳艳舞!」

「什么?」

艳红当然知道这是情趣丝网衣了,瞬时就异常惊讶的说了一句。

「怎么?不愿意吗?」

三哥见她惊讶的表情,就阴沉着脸问她。

「告诉你们,我是绝对不会穿着这种羞人的丝网衣给你们跳舞的,你们把我

当什么人了?」

艳红口气坚硬的说。

「嘿嘿,你不穿也可以……老五,老七,老九,你们给我把她身上的衣服扒

光了,然后再轮奸她……」

三哥说着就脸色一沉。

「啊……不要……求求你们……啊……你们不要过来……别过来啊……」

艳红见他们步步逼近她,瞬时吓得连脸色也变青了,急忙喊叫着。

因为上次在娱乐城被八个男人轮奸过,那种惊心动魄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所

以此时的她感到非常的害怕。

「艳红,咱们就依了他们吧,你不知道,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快依了

他们吧……」

哀姐见了也急忙却说着艳红,因为三哥他们就是与她沟通好的,也是她打电

话要他们来家里绑架艳红的。

「那……那好吧……」

艳红可能真的被那八个男人轮奸怕了,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就只好答应

了。

三哥他们解开艳红手腕上的胶带,还要求她当着他们的面把情趣吊带丝网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