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正文 【跨越亚欧大陆千年的乱伦】(第六章)(1 / 2)



作者:女王熟女控

24/3/2发表于: .

是否首发:是

字数:5538

第六章 北出边关 购买奴隶

三天后,少年与妇人已驾车到了吐谷浑北关祁连山隘口,通过此关翻过祁连

山就进入蒙古大草原了,也就是突厥境内,伯尼干遥望城门楼前甲士吆五喝六,

对进出人等一一排查,暗道不妙。头掀帘对车内吴媚莲说:吴妈妈稍等,我去

打探一番。

说罢跳下车,拉低帽檐,挤入人群,原来把关之人今早已收飞签火票,在城

门楼贴出了通缉令,伯尼干仔细观望:这是要捉拿吴媚莲,并附一张画像,极其

丑陋,可见这画师用了很多观感情,单凭一般人是不会把画上的人和吴媚莲联

系到一起,其罪更奇怪:拐骗年仅十三岁的吐谷浑国储君伯尼干。

看到这伯尼干笑了:这哪是拐骗我,明明是我带着我的美人私奔啊!再看另

一张,是自己的画像,倒是器宇轩昂,比真人要俊朗多了。

好吧,这两张画都不像本人,伯尼干这才算松了一口气。跨坐上马车,扬鞭

要走。那吴媚莲挑帘暗道:少为何还敢向前,恐那官兵会认出我们!伯尼干

头笑道:没事,吴妈妈,那墙上的画像画得很差,我们不用担心,那些官兵认不

出我们的。吴媚莲听罢柳眉一皱:但愿我们能逃过此关。说罢,放下轿帘。

伯尼干赶着马车到了近前,那城门守卫其中一个小头头模样的大胡子上前懒

洋洋慢吞吞的问道:站住,什么人啊?伯尼干赶忙跳下车施礼:叔叔,外甥是去

大隋国做毛皮生意的。

那大胡子呲着大黄牙笑道:小嘴还很甜,不过,谁是你叔叔,我还没结婚呢,

后面马车里是谁?出来!说着用马刀指着后面。

吴媚莲应声而出,为了减小嫌疑,这妇人早已换成素面粗布,满脸堆笑道:

军哥哥,我们是往来河西走廊的商人,今天到处都乱哄哄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啦?

那大胡子又呲起大黄牙笑道:呵呵,谁是你哥哥,说了我还没媳妇呢,说着

转向身后的侍卫,她比我大,还叫我哥哥,不害臊,不害臊!说罢众侍卫一起哈

哈大笑。

大胡子笑毕,黑脸一沉指着吴媚莲:听你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你们俩什么

关系?那吴媚莲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幸好被伯尼干抢了先:她是我娘,我是他儿

子,我们常年在跟隋国的汉人打交道,难免学些龌懦之腔。

这大胡子看看伯尼干,又看看吴媚莲,磨叽一阵:嗯,好,不过嘛,这个,

这个,还是要例行公事的,这个车还是要一下的。

伯尼干一听,暗道不妙,车上有珠宝金银细软,可不能被发现了,说时迟那

时快,他就想一个机智的小学生,从身上摸出一个水壶,上前道:叔叔办差辛苦,

喝点水吧。

那大胡子用眼一瞄,一个精致的水壶,用牛皮做的,上面用银包的边上面镶

着玛瑙,好东西。赶紧一把拿过来,咣咣喝了两口:呵呵,好漂亮的水壶啊,说

着拿在手里把玩。伯尼干在一旁道:要是叔叔喜欢就送给叔叔了。

呵呵,真的吗,那太不好意思了,说着就把水壶揣在衣服里了,而后转头对

手下说:放行!

那伯尼干上了车头也不的向城门外奔去,只听那大胡子还在后面喊:我不

是你叔叔,我还没媳妇呢!哈哈哈哈哈……

总算是出了关,多亏伯尼干识破那大胡子想榨取点钱财,才将水壶送给他,

不然要是车内整箱的财物被发现就不好了。这伯尼干还是不放心走到了没人烟的

地方,将带来的一大箱财物藏在了吴媚莲坐的座位下面的暗格里,然后盖上木,

和普通的座位没什么两样。

少年驾车继续前行,路变得越来越难走了,不知不觉周遭已被群山环抱,过

往的路人也越来越少了,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得找个歇脚的地方了。伯尼干不

得不抽打马儿较快赶路,就在天已经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前方路一转,出现了灯

火,好了有人家了。

走到跟前才发现,这是一家客栈,牵着进到里面,伯尼干招呼小二:先来两

碗热茶!

来喽!那小二抹布在桌上一抹,撂下两个碗,扬起大壶,满满地倒上了茶,

而后眉飞色舞地问道:二位客官,想吃点什么?

这伯尼干着实饿了,口水一咽:来十斤牛肉!两张饼!再来一壶好酒!

十斤?小二问道,十斤!你们汉人真麻烦!伯尼干再次肯定道。

好嘞!那小二风一般地去了,伯尼干这才过头问:都怪我不好,还没问吴

妈妈要吃什么呢,就自作张了。那妇人噗嗤一笑:少多虑了,我一个妇道人

家吃什么都行,不重要,少一路干的都是出力气的活,应该多多吃些好的。

伯尼干看着吴媚莲笑道:嗯,是都是些出力气的活,等一会还要出更大的力

气呢!这妇人也有害羞的时候,听了这话,脸上竟然也出现一丝红晕,道:少

要注意身体啊!

牛肉,大饼,烧酒,伯尼干甩开腮帮子,撩起大槽牙,一顿风卷残云,大部

分都被他吃了,一旁细嚼慢咽的吴媚莲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心中暗想:这孩子

能吃,说明他能干啊,哎,等一会又不知道要往我这身体里灌多少子孙浆啊!

烧酒,灌了一大坛,这伯尼干看着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吴媚莲,脸红吊更胀!

吆喝道:掌柜的,我们要住上好的房间!吴媚莲忙对掌柜的说:我这不孝儿子,

不会喝酒今天第一次喝醉,还望海涵。那掌柜笑道:不打紧,不打紧,还是个娃

娃。嗯,估计要是掌柜的知道这娘俩等会要干什么,他就不会说伯尼干还是个娃

娃了。

小二引这一老一少上二楼,那酒后兴奋的伯尼干嚷嚷着非要要抱吴媚莲上楼,

这少年酒后力气更大,别看矮吴媚莲一个头,没等她反应,一手抱腿,一手搂腰,

起……晃晃悠悠地抱起那肉感的妇人,向楼上走去,吴媚莲面红耳赤地打圆场道:

这孩子,喝点酒就这样,知道我腿脚不好,非要抱我。那伯尼干嘴里也哼哼唧唧

地说:是……啊,母亲的……腿脚不好,儿今天要好好……伺候母亲,以报……

养育之恩。

那小二头看的真切,心想:这小孩真有孝心,力气真大,喝醉了抱他娘上

楼一点没事。在场的其他客人都被伯尼干这种抱自己母亲上楼的孝心所打动,纷

纷目送他们上楼。

关上门,外人眼里的母子瞬间变成野兽,只见伯尼干将怀里的美妇人摔在床

上,三秒钟将自己和吴媚莲扒地精光,同时涨红着脸和龟头,扑向早已淫水四溢

的白肉美妇人,钢杵火速插入肉蚌,没有任何前戏,直接暴插!

如果有哪个好事之人趴在门外或隔壁墙上偷听,一定会被这里面的淫靡之声

所刺激的早泄。可惜没有,谁会想到这十三岁的少年会和一个四十二岁的妇人疯

狂交配,何况他们还声称是母子!

打开门,你能听到,噼里啪啦的耻骨和着淫水的撞击声,咿嗡咿嗡的摇床声,

嗯嗯啊啊压低声音的叫床声,加上少年超级亢奋的呓语声。

来到床边,你能看到一个瘦小而很坚硬的小屁股趴在两条张得很大,叉得很

开的,很长很白很肉感的腿之间疯狂的顶着,那两只脚上还穿着还不及脱下的红

色绣花鞋,床上这位通体白肉的性感妇人这时完全被压在他身上的少年干的翻翻

的,丝毫没有翻身的余地,她已经被操的人仰马翻,只露出巨大的臀部和两条翘

的高高的腿跟着少年的抽插一起晃动,还有那没有被少年两个小睾丸完全遮住的

肥穴,已经在少年粗大的肉棒高速抽插下,泛出了白沫,就像那幼儿园的小朋友

吃雪糕一样,专注地嗦这雪糕,不知不觉嘴的一圈都是白色的,但是还是专注地

嗦着,生怕别的小朋友跟她抢。

也许是酒精在作怪,伯尼干的肉棒是麻木的,高速抽插十几分钟没有丝毫射

意,但是他的精神是亢奋的,这位童子军想要是今天不把炮筒里的炮弹全部打进

去,就绝不会离开这片高地!多么具有战斗精神的民族啊!

时间一长,这少年双膝跪的生疼,但似乎觉得战斗还得持续一段时间,便拔

出钢杵,蛮横地将吴媚莲身子侧过来,自己爬到她的后面也侧着身子,右手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