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她回來了


    她猛然的睜開了雙眼,耳邊也是有些模糊的聲音產生,而眼前也是一些泛白的光景,有人在生氣的說著什么,也有很多人的呼吸聲,以及不少人身上的氣息。

     突的,有什么砸到了她的額頭上面,也是帶來了的頓實的一陣疼痛。

     她伸出手,摸了摸了自己的額頭,垂下的眼睫,也是落在面前半截白色的粉筆頭之上,剛才就是這個東西砸到了她。

     而她呆呆的望著那半根的粉筆頭,仍是不知自己現在身在何處,又是發生了什么事,只有額頭上方仍是清楚而來的疼痛,也是在告訴她,她現在并未是在做夢。

     啪的一聲,有一只手拍在了桌子之上,而她抬起臉,對上的就是一個女人張大的嘴,還有她的嘴開開合合間,那些不時的噴散在她臉上的唾沫星子,以及濃重的口氣,這是吃了大蒜還是什么,熏人。

     “劉靚,就你這樣的成績,怎么有臉呆在我的班上,你看看你考的什么東西,一頭豬都是比你聰明,如果不是你媽跪下來求我,你以為你還能呆在在這里,坐在這么的嶄新的教室里面,聽著名師的課程,再是有著這么優秀的同學。”

     “你這種人就只配做地下人人厭惡的老鼠,只能趴著能不能站著。”

     那女人的嘴再是張張合合的,罵出來的話也是越來越是難聽,這到底有多少的深仇大恨,都是要將人的祖宗八代給了罵光了。

     再是啪一聲,那只手直接就從桌子下拿出了一個書包,往地上一砸,書包里面的書也是掉了一地。

     “滾,你馬上給我滾,我以后不想再見到你!”

     被指著額頭的劉靚仍是睜著一雙極大的眼睛,那雙眼睛從迷茫,到了清醒,最后卻是將所有的光線都是聚于了一點,而后泯滅了所有的一切。

     她緩緩地蹲下了身子,然后將掉在地上的書一本一本的撿了起來,再是裝在了書包里面。

     “滾!”

     再是一個滾字,從那個老師的嘴里吐了出來,接下來的,似乎還有其它人的悶笑之聲。

     劉靚撿起自己的書包,拍了一拍,緊緊的抱在了懷里,而后走了出去,當是她出去的瞬間,教室的門也是跟著砰的一聲關上。

     而她的步子只是微微的頓了一下,便是抱著自己的書包,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著。

     右拐,有臺階。

     下臺階,向前直走,是學校的大門。

     只是當她出了學校的大門之時,卻是停在了那里,然后轉身,也是望著面前這座,陌生且又是熟悉的學校。

     她伸出手,輕輕摸著自己的臉。

     原來她回來了。

     回到了她被徐家送回來的時候。

     突的,她感覺自己的眼睛一片冰涼,鼻子的也是酸澀難忍,用力的,她用手背將自己的臉上的眼淚抹了干凈,然后朝著自己的記憶中的家里走去。

     這世間能被她稱為家的,就只有那里,這世間被稱為家人的,也就只有那一個人。

     這世間,最愛她的,也是她。

     “靚靚,你放學了啊?”

     一個老婆婆見著劉靚回來,不由的也是出聲問道,這不才是上學去了嗎,怎么的就回來了?

     劉靚眨了一下眼睛,可能時隔的記憶太久了,她一時間想不起來,這個婆婆是誰,叫什么名子,記憶中,是個很好的人,有了好東西時,時常會給她家中送去一些。

     “我……”

     她張了下嘴,卻是有些習慣不了自己能出聲的時候,感覺喉嚨里面,像是被卡著什么一般,有口難言,也是有言不發。

     “媽,你跟她說什么話?”

     一個女人拉住了老婆婆,嘴里也有些酸氣道。

     “人家可是千金大小姐,有錢人家出來的,住不習慣咱們這里,也是不習慣吃咱們這里的飯。”

     老婆婆連忙拉住了那女人,也是讓她別再是說了。

     當是兩人走遠之后,還是站在原處的劉靚,隱約的還能聽到他們的聲音。

     “你以后別再這么說了,孩子哪有壞的,她只是不習慣。”

     “我看她一輩子也是不習慣,天天要吃好的,衣服也是要穿好的,還真當自己是有錢人家的嗎?”

     老婆婆再是嘆了一聲,“我不就是可憐蘭平嗎?她是個不容易的,好不容易養個女兒,養大了,結果成了別人家的,那個沒良心的,也是跟她離婚了,現在就只有這么一個,這個要再是不要蘭平了,那她還能活嗎?”

     “媽,這個我看也是一個養不熟的,平姐這輩子,都是被這孩子給害了啊。”

     兩個人后來還說了什么,劉靚已經聽不清楚了。

     她轉過身,然后走到一扇門前,這里是那種老舊的筒子樓,一層住著好幾戶人,共用著相同的廁所,大多的人家都是在自己的門口擺上了爐子做飯,每到了飯點之時,什么氣味都能飄出來,尤其住廁所邊的,這邊在嘩拉的炒著菜,而那一邊有可能是在沖水上廁所。

     劉靚在書包里摸了半天,這才是摸出了一把鑰匙。

     原來還是沒有忘記的。

     她對著鑰匙自言自語著,聲音有些澀,就連她的心也是相同,而她都是有許久不曾開口說過話了。

     打開了門,她提著書包走了進去。

     筒子樓的房子并不大,總共下來也就是五十來平方,就只有兩個小房間,一個小客廳,因為是在邊上,所以還能在窗戶那里隔出一個小廚房,到是不用跟著別人一樣,要在外面做飯吃。

     客廳里放著一套舊的椅子,椅子上面都是用布蓋著,雖然是舊,卻也是溫馨干凈。

     她走到桌子那里,坐了下來,這一坐就是一個小時的時間,直到了她再是動了一下手指,而后用力的握緊成拳。

     桌上擺著一個開水壺,她伸出手,掂了一下,里面的水是滿著的,她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水應該是早上才是燒好的,倒在杯子當中,也是有些燙嘴。

     她棒著杯子,吹著杯子里面的水,眼睫似乎被這些熱氣,熏起了一層水珠,微一眨,也不知道碎在了何處。

     她仍是捧著杯子,不知何時,卻已經淚流了滿面,直到她再是抬起臉,看到了墻上掛著的那一幅老式的日歷。

     1996年九月三十日。

     這一年,她十二,是從徐家回來的……

     第一年。

     那怕是輪回了兩世,她仍是清楚的記得,這一年,她從徐靚,變成了劉靚。www.juxs.net
如果喜欢《重生90:咸魚女主她不干了》,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