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家靚靚做的


    “喜歡就學了,只是個人愛好。”

     劉靚不愿意多提那些過去的事情,對她而言,過去了便是過去了,活在當下不好嗎,不管以前發生了什么,現在的她還活著,媽媽也是在。

     兩世為人的她,早就不是那個單純的小女孩了,她長大了,她也是滄桑了,所以那些小女孩才有的脾氣,也不是不適合她了。

     她的性子已是變的內斂,甚至還是內斂到了有些無心的地步,所以她想起過去自己受過的那些,早就已經不會哭,而是壓制,是習慣。

     她站了起來,再是走進了廚房里面。

     “靚靚,不用了。”

     周蘭平其實是想說,不用再是做了,這些菜,他們母女兩個人吃不完的。

     可是劉靚人已經進到了那個小廚房里面,等她出來之時,手中已經端著一個很大的搪瓷碗,碗里面都是燒排骨。

     周蘭平的肚子其實已經是吃撐了,可是她一聞到排骨的味道,卻不由的再是咽了一下唾沫,剛才那種味道,絕對的就是唇齒留香,她又是想吃了怎么辦?

     她還以為自己對于吃的沒有多大的欲望,吃什么都是行,只要可以填飽肚子,哪怕是天天饅頭和咸菜,也是都是無所謂,畢竟以前她就是這么過來的,還不是長到了這么大,還不是活過了半輩子,而且身體也是健康,更是不生什么病,不然的就她這么一點的工資,怎么可能養活住自己。

     可是現在這些排骨,卻是讓她有種哪怕是肚子撐死,還是想要吃一塊的沖動。

     “靚靚,媽媽真不吃了。”

     周蘭平連忙搖著手,再是吃下去,她都感覺自己罪孽的很。

     “給那個眉角有痣的婆婆,咱家一直都是拿著人家的東西,真不用回禮嗎?”

     劉靚掀了掀眼皮,只拿別人,卻是不還的,不是她,上一世,去看她這個半死不知的,心疼她這個沒爹沒媽,又是離死不遠的,沒有幾個人,其中就有那個婆婆。

     欠她的,她會記著,可是她欠的,她也不可能真的就會忘記。

     周蘭平一愣,竟是被女兒的話說的羞愧不已。

     才來了半年的劉靚都是有此感覺,而她的羞恥去了哪里?

     若說王婆婆對誰最是照顧,還不就是她,可是她還沒有想過要給王婆婆一些什么,其實也不是沒有給過,只是王婆婆不要,所以到了現在,王婆婆還真的沒有收過她的任何東西。

     可是這吃的不同啊,王婆婆定是會收的。

     “你要將這個給王婆婆?”

     周蘭平不信的再是問了一次。

     “恩,”劉靚將碗再是向周蘭平那里推上了一推,“趁著現在還是熱著。”

     周蘭平伸出手,端過了那碗排骨,那媽媽這就給王婆婆送過去。

     劉靚再是點了一下頭,眼瞳十分的黑,黑夜總是可以隱藏很多的東西,而她的眼中又是隱了一些什么,也便只有她自己知道。

     周蘭平端著碗走到了門口,只是,她很快的,卻又是停下了步子。

     “靚靚,你在他們家……過的還好嗎?”

     劉靚勾起了唇角,有些微笑溢于了她的唇角,滿的卻是有些涼。

     “過的好不好,媽媽會知道的。”

     這一句媽媽,讓周蘭平的眼眶瞬間又紅了。

     這句媽媽是在喊她嗎,這個孩子終于也是愿意叫她一聲媽媽,也是在開始接受她這個媽媽,是不是?

     只是她這一抬頭,卻是發現劉靚已經進到了自己的房間里面,她好像錯過了最適合的時候。

     不急,她給自己打著氣,如此大的變化,不要說一個才是十二歲的孩子,就連她這么一個大人,哪怕是到了如今,其實也都是沒有緩過勁來。

     而她低下頭,再是看著自己端在手中的搪瓷碗,不由的再是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這個還真的就是香啊,要不她再是留下幾塊?

     不過最后她想想,還是算了,這怎么都是感覺從別人的嘴里奪肉一樣,雖然說現在的這肉還是同她們姓的。

     她端著排骨去了王婆婆那里,她家住二樓,也是她的好運氣,抓號的時候,她洗了好幾回的手,總算的抓到了一個好的樓層,那時抓到了五樓六樓的,也不知道為此掉了多少的眼淚,而王婆婆就在二樓的第一家,平日之時,對她這個當鄰居的多有照顧,當初家中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她一個人六神無主,若非是王婆婆在,還少不知道有多難?

     現在不管怎么樣,她的孩子回來了,她哪怕是一個人,也都會養大女兒,不然讓女兒比別人少了什么,差了什么?

     她小心的端著碗,向王婆婆家門前走去,這時正是各家做飯的時候,可以說,她們家吃的是最快的,因為劉靚提前的將飯給做了出來,她們母女哪怕是吃完了,可是很多的人家,現在才是煮著飯,她端著這一碗的排骨走過,也不知道是大家的嗅覺太好,還是說,這碗排骨實在太香,飄出來的那種香味,讓眾人都是不由的嗅覺發緊。

     “周老師,你這碗里是什么啊?”

     有一個人實在有些忍不住的問著。

     周蘭平不好意思的笑著,臉上的也是露出了一個酒窩,年輕之時,必也都是一個極美的女人,可是,是什么將這樣一個女人變成了如此蒼老,才是三十來歲的年紀,卻如四五十歲一般,就連頭發都是早早的白了一半。

     “紅燒排骨,我家的靚靚做出來的。”

     “你家靚靚做的?”

     這可不是一個人想要問的,那劉靚會做飯嗎?

     她怕是連燒個熱水都是不會,就連內衣褲都是周蘭平洗的,周蘭平都是將那丫頭給慣壞了,就像是慣著前面的那一個,可是前面的那一個,聰明長的又好,就算是慣他們也是感覺不虧。

     可是換回來的這個,又笨又丑,性子又是不怎么討喜,見了人就連話也不是說,還愛用白眼去翻人,誰家要是攤上這么一個丫頭,還不給愁死?

     若是不親生的,誰要啊,也是難怪的,都是養了十幾年了,從小養大到,不要說人,哪怕是小貓小狗的,都會養出感情了,可是人家偏生的,就將人給送了回來,還不就是這個又蠢又笨。

     而又蠢又笨手的人,怎么可能做的出這么好吃的紅燒排骨出來?www.juxs.net
如果喜欢《重生90:咸魚女主她不干了》,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