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她寧愿要排骨


    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還是天上下紅雨了?

     “我家里就兩個人,不是靚靚做的,還能是誰?”

     周蘭平一點也不喜歡別人小看她的女兒,別人的孩子再好,那也都是別人的,自己家的再不對,那也都是她的寶貝,再說,她家的靚靚又不是真的一無事處,這不,紅燒排骨做的多好吃的。

     她大搖大擺的,也是臉面有光的,端著碗就去了王婆婆那里。

     王婆婆家的孫子,王東東見到了排骨,都是流起了哈喇子,直接一手就抓了上去,王婆婆想要阻止,也都是沒有來的及,王東東幾乎都是狼吞瞳咽的啃著排骨,這吃著嘴里的,還要看著碗里的,生怕別人再是多拿一塊。

     “唉……”

     王婆婆還能說什么,這都是吃進肚子里面,總不可能吐出來吧?

     “王阿姨還跟我客氣什么?你也沒有少給我家東西,我吃你家的飯,這幾十碗的排骨都是不夠的。”

     周蘭平就知道王婆子想說什么,連忙也是先打斷了她,不然一會兒,若是推來推去的,黃花菜都是要涼了。

     “看你客氣的,都是鄰里的,你不幫著你,還能幫著誰?”

     王婆婆嘴里雖然如此說著,可是一見小孫子吃的香,這眼睛都是要笑沒了,這孩子最近可是挑食著,給這個不吃,那個不吃的,現在好不容易吃的這么香的,她可不能從孫子的嘴巴里面奪食。

     “王阿姨,那我先是回去了,至于這碗……”

     周蘭平還想著自己的碗,她家的碗可沒有那么多的,少了一個,好像都沒東西盛飯了。

     “碗我一會給你送去啊。”

     王婆婆看著這肉湯也是香的,一會的拿饃饃蘸著吃,再是洗干凈還給人家。

     笑呵呵的王婆婆送了周蘭平出來,還硬給周蘭平手里棟塞了一個大蘋果,這年頭,蘋果可都是稀罕的東西,王婆婆家里能有大蘋果吃,還是因為王婆婆家的兒子是在省城那里工作,時常可以拿回來一些稀罕的東西。

     這個大蘋果本來周蘭平是真的不想要,要人家這么的貴的東西,她實在也是受之有愧,可是一想起劉靚,就只能厚著臉皮將蘋果給拿了回去。

     她將蘋果藏在了袖子里面,幾乎都是像當賊一樣,跑到了自己家里,等到她將門關上之二,這才是拍了一下胸口。

     “靚靚,你看媽媽給你帶什么回來了?”

     她就像是獻寶一樣,將袖子里面的大蘋果拿了出來,放在了劉靚面前,“你裝在書包里面,明天拿去學校吃。”

     而她討好的望著女兒,就怕女兒會拒絕。

     劉靚伸出手,拿過了那個蘋果,卻是有些若有所思。

     這個年代水果很貴,尤其是他們這里,本來就是不產蘋果之類,所以這時的蘋果,也真的不是他們這樣家庭能吃的起的。

     有可能這么一個蘋果,都是可以買到一斤的排骨。

     一個蘋果一斤排骨。

     經過一百塊能買二斤肉的年代,現在的肉價怎么都是讓她眼紅。

     如果可以,她想要排骨,而不是蘋果。

     她將蘋果拿到自己的面前,也是聞了一下味道,蘋果皮有些皺巴,可能也是放了許久,不新鮮,可是味道應該不差,是香甜的蘋果味。

     還有,明天上學吃,她似乎還沒有告訴周蘭平,她不想再去那個學校了,有那樣的一個處處針對她,也是看不起她的老師,她為何還要去?

     不過這些事,她還沒有打算告訴周蘭平,她想要安靜上幾日,也是要冷靜一下,目前的她,還想要弄明白,自己為何重生的原因?

     而不管是什么原因。

     她感激上蒼,可以再讓她活一次,活在有媽媽的年代里面。

     “靚靚,你不進去寫作業嗎?恩,咱家碗不多了。”

     周蘭平小心的問著劉靚,這不像她的性子啊,昨天還摔門摔碗的,家中的碗都要被她給摔光了,今天還要摔什么?

     能不能不要再是摔碗了,再是摔下去,家里真的就沒有碗可以用了。

     劉靚站了起來,剛是準備走之時,卻又是轉過了身,將蘋果拿了起來,雖然是一個蔫巴的。

     而周蘭平一見的劉靚將蘋果拿走了,不由眼睛也是跟著笑了起來。

     喜歡就好,是啊,喜歡就好,難得的這孩子的還有喜歡的東西,她沒本事,給她買什么好東西。

     好不容易的,這孩子有個喜歡的,她也是跟著高興,比起自己吃都是要高興。

     而等劉靚關上自己的房間門后,周蘭平這才是拿過自己帶回來的東西,放在了桌上,將里面的學生作業,還有課本拿了出來。

     她要改完這些作業,還要備好明天的課。

     一盞小小的燈,并不算是明亮,這盞燈已是陪了周蘭平許多的時間,她就是就著這盞燈,已是當了近十年的小學老師。

     門再是輕輕的打開,劉靚站在門口,手中還是拿著那個焉巴了的蘋果,眸色微深。

     一盞小小的電燈,也是將一張桌子照的有著幾分的明亮,周蘭平還是坐在那里整理著明天的要上的課,而此時的時間,都是已經到了晚上十點左右了。

     家中并沒有電視,也是沒有什么特別的聲音,就只有她手中的筆不時的觸在紙上沙沙的聲響。

     而她的太過專心,以至于都是沒有聽到那一聲門響聲。

     直到一個碗擺在她面前。

     她這才是后知后覺的抬起了臉,而她一見劉靚與她相似了五分的臉,不由的也是跟著咧開嘴角一笑,她現在才是知道,為何對徐佳佳獨少了那一種親切感。

     原來少了一份血脈,少了一份相似,也便是少了親切。

     這種血脈相連的感覺,是感激,也是感動。

     “你怎么還沒有睡?”

     周蘭平都以為劉靚早睡了,小孩子家的,也都是熬不住夜,而劉靚向來都是睡的早,至于作業她也不讓她這個當媽媽的管,想來也是做完了才對。

     “一會就睡了。”

     劉靚將碗向周蘭平面前推了一推,微垂下來的眼睫,也是擋住了過多的東西,當她現是抬起眼皮之時,又是那種清澄如水的黑眸,黑眼珠比起別人大,也是比起別人黑,所以才是顯的幽暗,也是有些摸不清她的心思。

     “這個你喝了吧。”www.juxs.net
如果喜欢《重生90:咸魚女主她不干了》,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