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她的奇遇


    劉靚說著,一只放在身側的手,用力的握緊了起來,她不敢叫出那句媽媽,想來周蘭平也是不敢聽,再給她一些時間,她們還有很多的時間,她還沒有長大,她也沒有長歪,這一輩子,她好好的過,定然可在以長成了一棵蒼天大樹。

     可以給自己的母親一個可以遮風檔雨的地方。

     “給我的?”

     周蘭平連忙端起那個碗,這碗剛是端起來,她就聞到了一種酸酸甜甜的味道。

     她忍不住的喝了一口,有種蘋果味,有點甜,卻又不是甜的那般膩,是那種純然的蘋果味,香的可以讓她咬掉自己的舌頭。

     又酸又甜的味道,就像在最熱的夏天吃了一塊冰鎮的西瓜一樣,別提有多么的舒爽了。

     “靚靚,這個里面有蘋果?”

     周蘭平這才是想起,碗中的蘋果塊是從哪里來的,她們家中哪還有什么多余的蘋果,唯一的蘋果,不就是王婆婆送她的那一個。

     而她以為劉靚都是吃了,而給女兒吃,比她自己吃都是高興。

     這就是當媽的,哪怕自己餓死,都是舍不得自己的女兒少吃一口飯,一粒米。

     “我吃不完,就放在里面了。”

     劉靚放在背后的手還是握緊著。

     “我先去睡了,你也不要太晚。”

     她說完轉身就走,其實她現在不敢太面對周蘭平,她怕那些愧疚會讓她崩潰,可是在周蘭平的眼中,她卻是害羞,是別扭。

     “還說性子冷,不懂事,我看就是小孩子家家的別扭。”而她的自言自語,讓剛是走進屋內的劉靚不由的頓了一下步子。

     恩,她說什么就是什么吧。

     別扭就是別扭,人總有不別扭的時候。

     說是不懂事也就不懂事,她總歸的會長大,也會懂事,一輩子不懂,那是她的錯,兩輩子還不懂,那就是她的罪。

     虧吃的多了,就會知道何為對錯?

     錯事做的多了,也會知道,日后要如何的去做。

     她輕輕的關上了門,走過去時,也是順手提起了地上的那個被她丟了許久的書包,她將書包用一只手掂了一下。

     挺是輕的啊。

     不對,她不信的再是掂一下書包。

     這書包里面至少都是裝了二十斤左右的書了,裝了如此多的書,不可能這么輕的,雖然說她早過了上學的時候,可是她卻仍然記得當時被書包壓著的肩膀。

     而現在她手中拎著的,好像不應該叫書包,叫書包皮才對。

     難不成……

     她突是想到了什么,直接就將書包一把丟在了桌上,踢掉了鞋子之時,直接就盤腿坐了下來,試著找著體內氣勁的感覺。

     這之于她而言,這是再也不過熟悉的事情,畢竟她在那個世界差了心魂,每日所做的,除了必要的生活之外,便是這種功法,一種以氣為息,以息為養,而后日積月累而生的東西。

     這種東西在那個世界可能不算什么,因為人人皆可練,只是在于純粹的程度不同,最為純粹的足可以救人性命,哪怕是不純的,也都有養生之用。

     她當初練到了哪種程度,其實她也是不知,只是聽老頭說,若非是她的缺了一魂,少了神識,可能她會修練出最為純粹的生生之息。

     在那個世界,她的渾渾噩噩,記住的東西真的不多,甚至就連師傅的臉長的何樣都是不記得。

     可是偏生的,她卻是記得那些功法,也是清楚的記著那些氣息運行的規律,可能是熟悉,也有可能就是日以繼日的相伴。

     所以她現在做起來,竟也都是如自己的本能一般,心法記著,動作記著,就連脈絡的運氣也都是記著,她一點一點的感覺著自己體內的那些氣點。

     就是,兩個世界多有不同,那個世界很奇特,奇特在哪里,其實她也說不清楚,只是知道,定然不是唯物的。

     那里的能發生的,這里不一定。

     那里有能學的,這里也許不可能。

     她現在用的是她的自己的身體,如果沒有氣點,哪怕她真的按著以往的的功法去修練,八成的,就算是將腿坐麻了,也都是沒用。

     她細細感覺著自己的體內的每一寸地方。

     結果,沒有。

     她找不到,她也是感覺不出來,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當是一種東西成為了本能,成為了習慣,不需要多少的言語,便能知道,那是否存在,在哪里,又是歸于了何處?

     可是沒有,哪怕她試了一次又一次,仍然感覺不到任何的東西,她甚至還試著運行著那種功法,想要重新凝練,可仍是不行。

     果真的。

     她伸出自己的手,這雙手長的很好看,小少女的手,手指如蔥白一般,指尖修長,指端細膩,指甲也是形狀極好,有種淡淡的粉,五個小月牙也是在指甲蓋之上,既健康又漂亮。

     這是她自己的身體,是她十二歲之時的身體,不是那個病的千瘡百孔,又是傷痕累累的,二十六歲的自己,卻也不是那個擁有奇遇的她。

     所以,她沒有什么不同的,哪怕是上天讓她重生了兩回,她仍然也是沒有不同。

     不對,她還是不同,她不是上輩子的她,她這輩子能分清好壞,會有腦子,也會讓自己好生的活下去,會帶著媽媽好好的過,好好的活。

     她緩緩的放松了身體,雖說有些失望,畢竟如果真的有了,都可以算是她的金手指了,雖然不多,不過卻是十分的有用,可以說能改變她人生志向的東西。

     可是現在證明沒有,她也就只能是莫可奈何,時間要走,日子要過,她會想其它的辦法,會讓自己和媽媽過上更好的日子。

     還有,晚死幾年。

     而就在她的已經停止尋找以前的功力之時,突的,她感覺自己右手的小指上面,有種十分奇特的感覺,也是她熟悉,存在記憶當中,也是靈魂當中的東西。

     這是養息決。

     她不信的再是細細感覺著右手手指的那種跳動。

     不是肉跳,也是不是神經跳,是那種從血液脈動當中而來的東西。

     竟然還有,真的是有的。

     哪怕是自喻為冷靜的劉靚,也是差一些尖叫出聲。

     她本來都是放棄了,都是在考慮別的生存方法了。

     結果,上天給她開了最大的玩笑,卻也是給了她最大的驚喜。

     她的這一點的星火,未嘗不可能焚燒一切。www.juxs.net
如果喜欢《重生90:咸魚女主她不干了》,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